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天津 山东

广西

旗下栏目: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咸阳市专业的著作权商标权知识产权诉讼律师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27
摘要:知识产权专业律师,从事律师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律师从业经验和谈...
知识产权专业律师,从事律师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律师从业经验和谈判经验,其凭借专业的知识产权诉讼经验和理论知识、深厚的法律素养和丰富的谈判及诉讼技能,为包括农夫山泉、六神花露水、高等教育出版社等国内外大型企业、事业单位处理了多起重大疑难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已赢得了各界的支持和客户的高度赞誉。蒋涛律师,知识产权专业律师,四川大学研究生毕业,长期致力于著作权(版权)、商标权、专利权、商业秘密、不正当竞争、植物新品种权等知识产权侵权业务方面的研究。对商标权侵权诉讼、著作权侵权诉讼、专利权侵权诉讼、不正当竞争行为诉讼、植物新品种权侵权诉讼、商业秘密侵权诉讼等知识产权领域侵权诉讼有着深入研究,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也具有超强的实战经验。

咸阳著作权律师


中央芭蕾舞团在改编电影文学剧本《红色娘子军》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时已得到原作者梁信的许可的这种许可既有口头应允的形式,也有亲自参与改编工作的方式。即便此种许可当时没有形成书面的形式,但基于当时特定的政治、法律和社会背景,对于这种历史形成的作品特定许可使用形式是应当予以充分尊重的。

同时,鉴于中央芭蕾舞团既是改编者又是表演者的双重身份,这种许可应该既包括改编权,也包括表演权。此种情况,在既往司法审判实践中亦有相同的规定,即对口头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已经履行,且当事人双方对口头约定的主要权利义务的内容无疑义,或者通过有关证据予以确认的,可以认定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有效。

如此认定,既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简称民法通则)所规定的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的诚实信用原则,也有助于那个时期形成的大量文学艺术作品的稳定性。

关于双方于1993年6月签订的《协议书》的性质问题。

本案中,如果认为该协议如梁信所述,属于双方依据1991年著作权法"补订"的作品许可使用合同,则因1991年著作权法对于作品的改编使用年限为十年,便存在续签合同再行许可的问题。如果认为该协议如中央芭蕾舞团所述,属于表演改编作品时给付原著作权人报酬的约定,且该约定是原著作权人报酬取得的一次性获取,则此案既不存在作品许可使用问题,亦不存在向原作者再行支付报酬问题。对此,法院认为:

首先,1964年初中央芭蕾舞团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改编公演就已经得到了梁信的应允和帮助,并予以法律上的确认。由于中央芭蕾舞团身居改编及表演者的双重身份,其改编行为在1964年已经完成,此时的身份虽然依然具有改编者性质,但其主要行为应该是表演行为,双方协议要解决什么问题,看来应该是较为明确的,即不应是作品改编许可问题,而应是表演改编作品如何付酬问题。

这一点从双方当事人都反复强调的李承祥致梁信的信函看,亦可以得出相同的结论。该信除了日常问候外,主要内容是探讨演出改编作品时如何给付原作者报酬,并没有涉及许可使用等问题,如信中所述"我们过去没有著作权的观念,国家也没有相应的法,所以创作人员(包括原作者、编导、作曲)从未拿到一分钱,现在国家颁布了著作权法,创作人员的正当权益应该得到维护,......参照征求意见稿,首先要付给您1200元的基本演出报酬,以后按演出收入陆续付给您演出场次报酬"。

此外,信中还称"国家版权局规定中也有一次性付酬的条款,在十年内一次付酬也是一个办法,即一次性付给您3000元,十年届满再续签合同,另议酬金。"即便双方当事人就本段出现的"十年"字样,究竟是著作权法规定作品许可使用期限为"十年",还是一次性解决了表演报酬问题具有争议。但不论双方争议如何,从信函的通篇内容来看,似应该是以一个表演者的口吻与原作者协商如何给付其表演报酬问题。

其次,从《协议书》内容本身及协议引用的法律条文来看,也可以确认双方当时究竟要解决什么问题。
责任编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天津 | 山东

Copyright © 2016-2018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2017224号  技术支持:天津融诺科技

电脑版 | 移动版